首页 诗词 字典 板报 句子 名言 友答 励志 学校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档频道 > 日常管理 > 职场经历 >

《富甲美国——沃尔玛创始人自传》书摘——创新之路

 本·富兰克林特许经营计划对我这个渴望学习的27岁的年轻人来说是很有帮助的,巴特勒兄弟公司要求我们刻板地照本本办事——照他们公司的本本。该公司实际上不允许它们的各个特许经营者有较多的自行处置权。商品是在芝加哥、圣路易斯或堪萨斯城集中调配的。由公司决定我卖什么商品,卖什么价钱,以及它们批给我的价格。它们告诉我,公司选择的商品正是顾客所需要的东西。它们告诉我,我必须从公司至少订购80%的商品,而如果我这样做了,到年终时就能得到一笔回扣。如果我想得到6%或7%的净利润,它们告诉我必须雇用多少多少帮工和做多少多少广告。这就是大部分特许商店经营的情况。

  一开始,我按照它们的本本经营我的商店,因为我确实不知道如何做得更好。但是没有多久我就开始进行一些新的尝试了——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和一直在做的事情。很快我就制订了我自己的促销计划,于是我开始直接向制造商购买商品。我费了大量口舌与制造商打交道。我说:“我想直接购买这些缎带和领结。我不希望你们先把它们卖给巴特勒公司,然后我不得不多付25%的钱再向他们购买。我要直接订货。”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制造商不想触犯巴特勒兄弟公司,所以他们拒绝了我。不过,时而我也能找到一家愿意通融并按我要求行事的制造商。

  这就是大量的经营惯例和管理哲学的开端,它们在今天的沃尔玛公司仍然行之有效。我总是在寻找一些并非传统的供应商或供应来源。开始,我驾汽车到田纳西州找到几位我发现能按低于本·富兰克林的批发价格供货的朋友。其中有一家我记得是尤宁城的赖特贸易公司,它按优惠的批发价格向像我这样的小企业出售商品。我会在店里忙碌整个白天,然后在店打烊后驾车上路,一路上风尘仆仆赶往位于密苏里州科登伍德波因特的密西西比河渡口,进入田纳西州,我的汽车后面挂着一辆自制的拖车。我通常会在汽车里和拖车上塞满我按优惠价买到的任何货物——通常是一些好销的纺织品:女人的紧身裤、尼龙袜、男衬衫等等。我把它们买回来,再按低于其他商店的价格出售。

  老实说,我的这种做法使本·富兰克林公司的那班人气疯了,他们不仅在销售额上无法抽成,而且在采购价格上也无法同我竞争。后来我开始向田纳西州以外地区扩展业务。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我与纽约的一位名叫哈里·韦纳的制造商代理人通过信件拉上了关系。他在纽约的第七大街505号开设了韦纳采购服务公司。这家伙经营的是一种非常简单的业务。他访问所有各种不同的制造商,然后列出它们要拍卖待售的货物清单。当某个人(像我那样)给他一份采购定单后,他就把定单交给有关工厂,并收取5%的佣金,然后厂商就会把货物发运给我。与本·富兰克林的25%相比,这5%的佣金对我来说是相当合算了。

  有一笔与哈里所做的生意,使我终身难忘,这是我曾经做过的一笔最好的生意,也是我早期在定价知识方面所学到的重要的一课。它首先使我确立了看问题的思考方向——这种思想最终成为沃尔玛公司的经营哲学的基础。如果你对“沃尔玛公司的经营方式”感兴趣,这是一个你必须详加考察和注意的例子。哈里按每打2美元的批发价经销女内裤——腰部有弹性的双线斜纹缎的紧身裤。我们过去一直按每打2.5美元向本·富兰克林公司购买相同的紧身裤并按1美元3条的零售价出售。因此,如果按哈里的每打2美元的价格,我们就能按1美元4条的价格推销我们的商品,并且为我们的商店作了一次很大的促销。

  这是我们都明白的一个简单的道理——同时这也是其他每个人都知道的道理,它最终改变了全美国零售商出售和顾客们购买商品的方式:比方说我按80美分买进一件东西,我发现如我按1美元定价出售,其销售量是按1.2美元定价出售的销售量的3倍以上。每件商品所赚的利润也许只有按1.2美元定价的一半,但由于我卖出了3倍的货物,总的利润大大增加了。道理简单得很,但是这恰恰是折扣销售的实质所在:通过削价,你可以扩大你的销售额并达到以下目的,即你按较低零售价出售赚得的利润大于按较高零售价出售货物所得的利润。用零售业的行话来说,你可以降低标价,但赚取的钱却更多,因为销售量增加了。

  我在纽波特时就开始仔细考虑这个想法,但在10年之后我才认真对待这个问题。我在纽波特无法贯彻这个思想,因为本·富兰克林公司的计划太死板,它不会允许我这么干。尽管我与哈里·韦纳等这些人有很多生意往来,但我同本·富兰克林仍订有合同,合同规定我应从该店采购至少80%的商品。如果我未能达到这个指标,我就得不到规定的年终回扣。事实情况是,我尽了一切努力扩展这一合同。我在合同之外尽可能多地采购商品,并仍然设法达到80%这个要求。查利·鲍姆当时是本·富兰克林公司的实地管理人员,他说我只达到70%,我暴跳如雷,破口大骂。我猜想,巴特勒兄弟公司之所以没有因此事而为难我,是因为我们的商店发展很快,从一家破破烂烂的商店一跃而成为本地区经营实绩最好的企业之一。

  在纽波特,在非常短的时间内,事情进展得很顺利。仅仅两年半时间,我们就还清了海伦的父亲贷给我们的2万美元,对此我感到极其高兴。这意味着企业已完全是属于我们自己的了,而我筹划,现在我们可以真正地按自己的意愿大干一番事业了。

  我们试行过大量行之有效的促销行动。首先我们把一台爆玉米花机放在人行道上,卖爆米花的生意好得出奇。所以我再三考虑,最后决定还需要增设一台软冰淇淋机,一起摆在外面。我鼓起勇气上银行借了一笔在当时被看作是天文数字的1800美元,买了一台冰淇淋机。这是我第一次从银行借钱。然后我们把冰淇淋机摆在人行道上,放在爆玉米花机旁边。我是想用这两台机器引起人们的注意。这是一项新鲜而又与众不同的举动——又是一种试验——而我们确实赚到了利润。我在二三年内付清了这笔1800美元的贷款,对此我感到很自豪。我确实不想为了某种新奇的冰淇淋机而倾家荡产,并因而被人们所记住。

  查利·鲍姆:

  每个人都想要到萨姆·沃尔顿的店里去看看。我们公司还从来没有另一家特许店拥有这种丁当作响的冰淇淋柜台——一种制冰淇淋机。人们就是冲着这个上萨姆的店里来的,这真是一种新奇的玩意儿。但是某个星期六晚上,可能因某种原因,当店打烊时,他们忘记了清洗机器,第二天当我带着一些客户赶往那里,领他们参观萨姆商店的橱窗时,我要告诉你,橱窗内正好爬满了苍蝇。它们是从冰淇淋机里飞出来的。

  生意是那么好,以至于我从来不可能有单独空下来的时候。事实上,我想我不停地忙忙碌碌和不满足于现状,这也许是我对日后沃尔玛公司的成功所作的最大的贡献之一。如我提到的,我们面临前大街,而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约翰·邓纳姆的斯特林商店——就在穿过黑泽尔大街的另一个转角上。他的店面比我们的稍小一点,但是他仍然设法做好生意,他的营业额在我接手之前是我们这家店的两倍。虽然我们碰上了强硬的对手,在我们买下本·富兰克林后,该店销售额达到10.5万美元,而在老的业主手里,只有7.2万,买下后的第二年为14万美元,第三年是17.5万美元。

  最后我们赶上并超过了黑泽尔大街对面的老约翰。但是位于我们街的另一边、与老约翰的斯特林商店紧挨着的是克罗格杂货店。当时,由于我确实关心社区的动态,非常关心周围的一举一动,因而得知斯特林商店打算买下克罗格商店的租赁权并扩大约翰商店的店面,从而使他们的商店比我大得多,所以我急忙赶到温泉城,找到那家克罗格商店大楼的女房东。不知怎么的,我说服了她把店面租给了我而不是租给斯特林商店,对于这所楼房打算怎么样使用我还没有任何主意,但是我确信我绝不能让斯特林拥有这家店面。后来,我决定用它开设一家小型百货商店。此时,纽波特已经有了好几家百货商店,其中一家恰好是由我这家商店的房东P·K·霍姆斯拥有的。这样做也许会与不久将出现的麻烦有某种联系。但是我们没有想得那么多。

  我制定了一个计划,买了一块招牌,从内布拉斯加州的一家公司订购了新的货架,采购了我认为我能够销售的各种货物:服装、衬衣、裤子、茄克。货架是在星期三用火车运到的,查利·鲍姆是代表巴特勒兄弟公司来监督我的生意的,也自告奋勇帮助我把一切安顿好。他是我所知道的最胜任的商店布置的专家。我们赶到车皮旁把货架卸下火车,把它们组装起来,安放在店堂里,把货物统统上了架——前后花了6天时间。商店于星期一正式开张,我们把它命名为“伊格尔百货商店”。

  所以,现在我们在纽波特的前大街上有了2家商店。我来回跑动,张罗商品:如果在一家商品没有销路,我就设法把它放在另一家出售。我设想这两家商店相互会有些竞争,但不会很多。那时,本·富兰克林商店干得确实不坏,伊格尔商店从未赚过大钱,但是我想,我宁愿只要一点微薄的利润,也不能让我的竞争对手变成一家大商店。我不得不雇用我的第一个助理经理帮助负责本·富兰克林商店。而我则来回跑动。我的兄弟巴德战后从军队退伍回乡,也和我一起干了。

  巴德·沃尔顿:

  纽波特的那家商店实际上就是今日沃尔玛公司的开端。我们干过一切事情。我们清洗橱窗,打扫地板,布置橱窗。我们也干所有储藏室要干的活,登记入库的货物。干经营一家商店所要干的一切活。我们必须把开支限制在最低程度上。这是我们在数年以前就开始这样做的。我们就是通过控制经营费用而赚到钱的。这方面萨姆总是很有办法。他总是不停地尝试做一些别出心裁的事情。

  刚好在我们商店的另一边,也是在前大街上,另外还有一家J·C·彭尼公司的商店。我们与这家店没有多少竞争,我同它的经理很友好。有一天,一个来自纽约的名叫布莱克的衣冠楚楚的监督来到纽波特镇审计这家商店并同该店经理谈开了。

  这位经理告诉布莱克,“嗨!我们这里正好有一位以前是彭尼公司的人。他几年前来到这里创业,确实取得了很大成功。他买下本·富兰克林并使该店的销售额翻了一番,他现在拥有两家店铺,又是商会会长。”当这位经理告诉布莱克这人就是萨姆·沃尔顿时,老布莱克几乎惊倒。他说,“他不可能是我在得梅因认识的那个人。那家伙不会有什么出息。”他来到隔壁,当他看到我确实是那个字写得很糟以致没人能看懂的家伙时,我们两人都大笑不已。

  至此,我到纽波特已将近5年,我已实现了我的目标。那家本·富兰克林小店1年的营业额达到了25万美元,1年的利润为3万到4万美元。无论从营业额或是从利润衡量,它不仅在阿肯色州而且在整个6个州的地区都是本·富兰克林公司首屈一指的商店,我不相信在邻近的三四个州里还有比它更大的商店。

  我们试行过的第一件新奇的招数结果都不如冰淇淋机那么成功,不过,我们一犯错误便很快纠正,因此没有犯过任何威胁到事业生存的大错误。实际情况是,我们只是在开始时有过一个法律上的小过失。在我成为贸易商萨姆·沃尔顿而激动不已的时候,我在我的房子租赁契约中忘记加进了一项在第一个5年期满后有权继续续约的条款。

  结果,由于我们的成功引起了诸多的关注,我们的房东,即那个百货商店的业主对我们的本·富兰克林商店的成功印象很深,他决定不再把店面继续租赁给我们——无论我们出什么价钱——他完全知道在城里我们的商店无处可搬。他出价买下了商店的特许经营权、货架和存货,价格相当优惠;他想把这家商店传给他的儿子。我别无选择,只得放弃这家店。但是我把伊格尔商店的租赁权卖给了斯特林商店——所以约翰·邓纳姆,我的名符其实的竞争对手和良师益友,终于实现了他想扩展店面的心愿。

  我从来就不是那种对挫折耿耿于怀的人,也没有对房东进行任何报复,正如俗话所说的,如果你付出足够的艰苦劳动,你就能使大多数逆境变为顺境。我总是一直把问题看作是挑战,而这次也没有例外。我不知道那次经历是否改变了我。但我知道经过这件事,我审阅租约就非常仔细了,也许是我对世道险恶看重了,显得处处小心谨慎。也许就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开始鼓励我们的大儿子——6岁的罗布——将来当一名律师。但是我并不沉湎于失望之中。眼前的挑战足以表明:我必须振作起来,从头干起,甚至要干得更好。

  海伦和我开始寻找一个重新创业和安家的城镇。


(作者:《3COME未知》- WWW.READER8.CN 编辑:kind887)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