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词 字典 板报 句子 名言 友答 励志 学校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档频道 > 日常管理 > 职场经历 >

《富甲美国——沃尔玛创始人自传》书摘——小店起家

  我第一次接触到零售业是在1939年。当时我家恰好搬到一位名叫休·马丁利的隔壁。马丁利曾经是密苏里州敖德萨镇上的一位理发师,后来他和他的兄弟合伙开设了一家连锁杂货店。到我家搬来时,该连锁店已发展到有60家左右分店。我同休·马丁利先生谈论过有关经商之道,如何做生意以及为他工作有什么好处。他对我颇有好感,最后还提供我一份工作。

  但是在那些日子里,我从未认真考虑过从事零售业。事实上,我真正想做的是当一名保险推销员。我有一位高中时的女友,她的父亲是通用美国人寿保险公司的一名非常成功的推销员,我曾经和他谈论过他的业务。在我看来,他在赚取世界上所有的钱。干保险业对我说来是最自然不过的事,因为我想我也是推销能手。我推销过各种东西。在还是个小孩子时,我卖过《自由》杂志,每份赚5美分。然后换成卖《妇女家庭良伴》杂志,卖10美分,算计下来我可以赚2倍的钱。后来我和这位女友分手了,但是我仍然拥有许多宏大的计划。我本来计划拿到学位,并进入宾夕法尼亚的沃顿金融学院继续深造。但是当我紧紧巴巴地读完大学时,我认识到即使我继续照老办法边打工边求学,如我在大学期间所做的那样,也仍然无法筹足去沃顿深造的学费。所以我决定兑现我已拥有的筹码。我拜访了来密苏里大学招收雇员的两家公司的招募人员。他们都给我提供了工作职位。我接受了J·C·彭尼公司的职位,而谢绝了西尔斯娄巴克公司的工作。现在我意识到,我之所以进入零售业是因为当时我对读书已感到厌倦,想要有一项实际的工作。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1940年6月3日,大学毕业刚3天,我就到位于艾奥瓦州得梅因市的J·C·彭尼分店报到,作为一名管理部门的受训人员开始工作。月薪为75美元。那一天是我正式进入零售业的一天——除了作为陆军军官一度短暂离开外——我在这个行业整整干了52年。也许我天生就是个商人,也许这是命中注定。我不知道有关素质的那套说法,但是我确信这一点:从一开始我就爱上了零售业,至今我仍然热爱这项事业。但事情绝不是一下子就一帆风顺的。

  如我所说,我善于推销,并且热爱这项工作。不幸的是,我的字一直写得很糟糕。海伦说过,世界上大约只有5个人能够看得懂我写的像鸡爬的字(她不是5个人之一),而这对我的新工作来说,一开始就引起了某些麻烦。彭尼公司纽约总部有位名叫布莱克的合伙人,负责巡视全国各地,审计公司各个商店的帐户以及考核员工和各种难以归类的事情。他经常定期到我们商店来视察。我记得他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家伙,身高6英尺以上,他的衣着总是非常考究,穿的是彭尼公司最好的西装、衬衫和领带。不管怎样,他对我的工作表现非常不满意:我把销货发票写得一塌糊涂,并且经常不按规定操作现金出纳机。我不能做到一边让一位新来的顾客等候,一边为已做成的生意打纸包。我不得不承认这一点确实引起了某些麻烦。

  每当布莱克到得梅因来时,他总会对我这样说,“沃尔顿,要是你不是一个出色的推销员,我早就解雇你了。也许你天生就和零售业有缘。”

  幸运的是,我得到了我所在商店经理邓肯·梅杰斯的支持,他非常懂得如何鼓励下属,他最引以为豪的是,他比国内的任何人为彭尼公司培养了更多的经理人才。他有他自己的一套方法,并且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经理。他的诀窍是身体力行,与我们一起从早上6点半干到晚上7点或8点。我们中所有人都想成为像他那样的好经理。星期天,当我们不工作时,我们就一起上他家去——我们一共有5个人,都是男子汉——当然,我们会讨论零售业务,但是我们也一起打乒乓、玩扑克牌。这是一种每周7天工作的职务。我记得有一个星期天,邓肯·梅杰斯刚收到彭尼公司寄给他的年度红利支票,他兴奋得到处挥舞着。这是一张65000美元的支票,给我们这些小伙子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瞧着这位朋友,不禁使我对零售业充满憧憬。他干得真不错。然而,当詹姆斯·卡什·彭尼本人有一天亲自视察我们店时,当然使我冷静了许多。彭尼先生巡视他的商店不如我以后所做的那么经常。但是他的的确确作了巡视。我仍然记得他向我示范,如何捆扎和包装商品,如何用非常少的麻线和非常小的纸张包装商品,而且看起来依然包得好看。

  我为彭尼公司工作了大约18个月,在我看来,这家公司的确是零售行业中的龙头。但是即使早在那个时期,我就一直关注着竞争。就在我工作地方的那个十字路口上,有3家商店,所以在午餐时,我经常去西尔斯和扬克商场溜达,看它们在忙些什么。

  到1942年初,第二次世界大战仍在进行,作为美国后备军官训练团一员的大学毕业生,我雄心勃勃地想参军,准备出征海外为国效劳。但是军方给了我一个沉重的打击。由于有轻微的心律不齐,我没能通过参加战斗部队的体检,而被划入执行后勤任务的部队。这一安排使我大为沮丧,由于我等待应征服役,所以我辞去了在彭尼百货店的工作,怀着某种不太明确的念头,漫游到南方,一直走到塔尔萨,想了解一下石油业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在塔尔萨附近的普赖尔镇的大杜邦弹药厂找到了一份工作。我可以找到的唯一住所是在工厂附近的另一个城镇克莱莫尔。在那儿我遇到了海伦·罗布森,那是在4月的一个晚上,在一家保龄球俱乐部。

  当海伦与我相遇之后,我开始向她献殷勤,并堕入了爱河。她漂亮、聪颖,富有教养,雄心勃勃,具有主见,意志坚强——她有她自己的见解和计划。还有,她像我一样,曾是一个运动员,爱好户外活动,拥有充沛的活力。

  在海伦和我热恋期间,我终于收到军方征召服役的通知,由于我有心律不齐的毛病,不能上前线作战,但我仍然能够接受后备军官训练团的任职,担任少尉军官。在我加入陆军之时,我已解决了两件大事:我已决定要同谁结婚,我也确定了将从事什么行业进行谋生——零售业。在我参军1年之后,海伦和我在1943年的情人节(圣瓦伦丁节)结婚,婚礼在她的家乡俄克拉何马州的克莱尔莫尔镇举行。

  海伦和我共同度过了2年军营生活,当我在1945年离开军队时,我不仅决定要进入零售业,而且还决定要自己创一番事业。我唯一的工作经验是在彭尼公司干过一阵子销售,但我有充分的信心,我能靠自己的力量取得成功。退伍前我们最后一个驻地是盐湖城,在那儿,我经常上图书馆阅读有关零售业的每一本书。我还花了大量业余时间研究犹太人合作商会及摩门教会办的百货店,打算在解衣卸甲之后如何进入百货业。剩下的唯一问题是我们将到哪里去安家。

  海伦·沃尔顿:

  我父亲要我们搬到克莱尔莫尔去住,但我告诉他,“爹,我要我丈夫自己作主,我不希望他只是做L·S·罗布森家的女婿。我要他成为萨姆·沃尔顿。”

  如我提到的,海伦的父亲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律师、银行家和牧场主,海伦则希望我们能够独立自主。我赞同她的意见,而我认为我们的最佳创业机会也许是在圣路易斯。正巧,我的一位老朋友,汤姆·贝茨也想投入百货业。当我们在谢尔拜纳还都是小孩子时,我就认识汤姆了。汤姆的父亲拥有城里最大的一家百货店。汤姆和我是在密苏里大学时的贝塔赛塔派联谊会同一宿舍的室友。正当我要离开军队时,我在圣路易斯遇到了汤姆。他当时在巴特勒兄弟公司的鞋靴部工作。巴特勒兄弟公司是一家地区性零售商,它由两家特许经营的连锁店组成:一家由小型百货店组成的连锁商店“联合百货店”;另一家由杂货店组成的连锁店,名叫“本·富兰克林商店”。这种杂货店我们曾经称作“五分钱商店”或“一角钱”商店。

  汤姆建议我们两人合伙,各人拿出2万美元,买下圣路易斯市内德尔马大街上的一家联盟商店,我认为,他的主意不错。海伦和我手头只有5000美元左右,而我想我们可以从她父亲那里借到其余的钱。海伦的父亲始终对我充满信心,并且非常支持我。嗨!我是打定主意要当一家大城市百货店的老板。当时海伦讲出了这个计划,并放弃了她的法律专业。

  海伦·沃尔顿:

  萨姆,我们已结婚两年而且搬了16次家。现在我将跟你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只要你不要求我住在大城市里。对我来说,有1万人的城镇就够大的了。

  所以任何超过1万人的城镇沃尔顿一家都不考虑设店。如果你了解任何有关这一使沃尔玛公司在以后将近20年里得以不断发展的最初的小城镇战略,你就能看到,这一战略几乎确定了公司今后的发展进程。海伦还说不要搞合伙企业,搞合伙风险太大。她的一家已发现有些合伙企业最终结局很糟,所以她有一个坚定的信念,要干一番事业,唯有走自己干的道路。所以我回到巴特勒兄弟公司,看看他们有什么其他机会可以提供给我。公司有一家本·富兰克林杂货店要出让经营权,该店在阿肯色州纽波特,纽波特是一个棉花集散地和铁路交会点,大约有7000人口,位于阿肯色东部的密西西比河三角洲地区。我记得我乘火车从圣路易斯南下赶到那里,身上还穿着军服、挂着武装带,下车后从前大街走到这家商店——我的梦想之所——草草打量了一番。一个来自圣路易斯的家伙拥有着这家店铺,他的生意一直做得很糟。他一直亏损,想尽快丢掉这个包袱。我意识到我是个受骗上当的傻瓜,被巴特勒兄弟公司派到这里来救这个家伙。当时我27岁,充满信心,但是我的首要问题是不懂得如何评价这件事情,所以就迫不及待地陷了进去,我以25000美元买下了这个店面——其中5000美元是我们自己的积蓄,20000美元是向海伦的父亲借的。我对合同及诸如此类的事情幼稚无知,后来这种无知反过来又严重地困扰着我。

  但是在那时候,我深信纽波特和本·富兰克林商店具有巨大的潜力。所以我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我要使我这家纽波特的小店在5年内变成阿肯色州经营最好、获利最多的杂货商店。我感到我有能力做到这一点,既然能做到,为什么不去拚搏一下?我把这个定为目标,看看能否达到这个目标。即使达不到目标,至少我也作了一次有趣的试验。

  当然,我只是在我们做成这桩交易后,才了解到这家店铺确实是个烂摊子。它的营业额一年大约只有72000美元,但是它的租金是营业额的5%——在我看来,它听起来还算合理——但结果证明,这个房租是杂货业中人们听到的最高的租金。没有人按营业额的5%支付租金的。此外,这家商店还有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大街对面的斯特林商店。该店有一个精明的经理约翰·邓纳姆,它一年的营业额为15万美元,整整是我商店的2倍。尽管我有信心,但是我在经营杂货商店方面连一天的经验都没有,所以巴特勒兄弟公司送我到阿肯色州阿卡德尔菲亚的本·富兰克林商店接受了2周的培训。在这之后,就靠我自己了,我们的商店在1945年9月1日正式开张了。这是一家典型的旧式杂货店,50英尺宽,100英尺深,面临前大街,位于市中心,向外远望看得到铁路。再说回来,这类商店都有现金收银机,整个店堂每个柜台后面都有供店员走动的通道,店员们坐等着顾客上门。自助式销售当时还没有想到。

  对我来说,对这个行业如此幼稚和无知实际上倒是一件好事,因为从这一经历中我学到了一个使我终生不忘的教训:你可以向任何人学习。我不仅通过阅读手头可以得到的每一本有关零售业的书刊进行学习,而且更多的从研究街对面的约翰·邓纳姆先生的做法中学到了大部分管理经验。

  海伦·沃尔顿:

  事实证明,经营一家商店有大量东西需要学习。当然,真正推动萨姆的是来自街对面的竞争——约翰·邓纳姆的斯特林商店。萨姆总是关注着约翰所做的一切,注意他的商品价格,观察他的商店陈列,看他如何经营。他总是在探索如何把工作做得更好。具体细节我记不清了,但是我记得他们打了一场紧身裤价格战。后来,在我们离开纽波特很久以后,约翰已经退休了,我们去看他,他总是取笑萨姆老是在他店里转。但是我确信他以前对萨姆的这一做法肯定很恼火。在萨姆以前,约翰从未有过一个有力的竞争对手。

  我从管理一家本·富兰克林特许商店中学到了大量有关经营的知识。本·富兰克林对管理各个独立商店有一个出色的经营计划,某种关于如何经营一家商店的刻板的程序。经营商店本身就是一种获得知识的实践。本·富兰克林有自己的一套会计制度,有工作手册告诉你该做什么,何时做以及怎样做。它们有商业报表,有应收帐帐单,有损益帐帐单,有小型分类帐簿,称之为“对照昨天帐簿”(Beat Yesterday),在帐簿中你可以按日对今年的销售量与去年的销售量作比较。它们拥有一个独立商家经营一家受控制的企业所需要的全部经营工具。我在会计核算方面以前没有经验。我在大学里会计学成绩平平,所以我只是根据它们的会计体系进行记帐。事实上,我在打破本·富兰克林的其他种种规则很久之后,仍然利用了它们的会计制度。我甚至使用它来管理开头的五六家沃尔玛商店。


(作者:《3COME未知》- WWW.READER8.CN 编辑:kind887)
热点排行